假发装扮让虚构趋向真实_ 行业新闻_新闻中心_鄄城劳姿工艺品有限公司
行业新闻
假发装扮让虚构趋向真实

 

发布日期:[2012-5-27]    来源:鄄城劳姿工艺品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3992 

 

 从最早的莎士比亚戏剧算起,到当今的银幕、荧屏、舞台,假发毫无疑问地一直都是演员造型必备的重要道具。它在影视戏剧的表演制作当中发挥着多种多样的作用,在为观众们带来毫无瑕疵的观看体验的同时,也逐渐引领起一道独特的时尚风景。


假发在影视作品中的多重功用


  正是由于假发的存在,伊丽莎白·泰勒才能在《埃及艳后》里以绸缎般丝滑的黑发展现克里奥佩特拉的妖异美艳,雪儿才能在《月色撩人》里凭野性凌乱的卷发诠释角色的特例独行,东街乐队的史蒂夫·凡·冉特才能在他的演艺事业里不用再戴着他那顶标志性的头巾。


  但是,和戏装一样,影视戏剧作品里对假发的运用也是有好有坏。用得好的假发让人几乎无法察觉,用得不好的假发则会分散观众对剧情的注意。在现在的影视产业中,高分辨率摄影技术的广泛应用使得演员造型的每一处细节都能被清晰呈现,所以,如果假发运用不当,就会让观众意识到,这是个演员,整个故事只不过是在演戏,这样一来观众的“入戏”程度就会大打折扣,进而影响到整个观影体验。


  演员表演时对假发的运用,其原因多种多样。有些时候,演员需要靠假发来完成造型是因为他们的头发要同时应对不同需求的拍摄工作:演员莫雷娜·巴卡雷在热播美剧《国家安全》里饰演一位妻子时就戴了一顶长发假发,这是因为她之前在另一部戏里饰演了一个外星人,剃光的头发来不及在短时间内长好,于是只能靠假发来完成这个居家女性的形象。而在另一部名为《魔幻都市》的美剧里,演员奥尔加·柯瑞兰克却用一顶短发假发来覆盖自己的长发,原因是她的洗发水代言合同要求她的头发保持相当的长度。


  在一些情况下,造型师运用假发的原因是由于演员自身的头发无法被塑造成影片角色所要达成的效果。在去年的热映大片《我与梦露的一周》里,饰演玛丽莲·梦露的米歇尔·威廉姆斯就使用了假发。负责全片发型设计的化妆师珍妮·谢尔科尔表示,威廉姆斯自己的刘海对“梦露发型”来说太短了一点,于是只能靠假发来还原梦露的性感形象。


  除此之外,假发还可以在漫长的影片拍摄过程中保持角色造型的一致性。在电影《金钱第一》当中,导演要求女主角斯蒂芬妮·普鲁姆用一头微微凌乱的长卷发来体现其强悍随性的个性,而饰演这一角色的凯瑟琳·海格尔柔软的头发很难每天保持那种卷曲蓬松的造型。“每天都给演员的头发重新造型,既浪费时间又有会引起发型前后不一致的可能。”负责海格尔发型的肖恩·弗兰尼根表示,“对假发的恰当运用,就很好地解决了这其中的各种问题。”


  当然,假发还有一个重要功用:保护演员的头发不受反复烫染造型的损害。天生卷发的女演员朱莉安娜·马格里斯在美剧《傲骨贤妻》里饰演的角色要有一头直发,她选择了佩戴假发而不是把自己的头发拉直。“许多女演员都不想在拍戏的时候频繁地对头发进行造型,因为烫染过程的确会对头发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害。”美剧《复仇》的演员发型总监卡尔·贝利说,“卷发的女人,或者黑人女性在这方面考虑会比较多,因为他们的发质大都比较脆弱。”


假发造型的成败,原因纷纭


  现在,随着假发制作工艺的进步,在影视作品里使用的假发质量都是相当之高,几可乱真。像是马格里斯在《傲骨贤妻》里的假发,以及那些在《金钱第一》《我与玛丽莲梦露的一周》里使用过的,都是采用蕾丝编制的优质假发。一般来说,这样的假发都是由假发制作家手工编制的。他们会把每股一到三根的头发丝用钩针编织进蕾丝细密的网眼当中,同时还要保证在这个过程中头发的方向能够得到合理的安排,尽可能同头发在头皮上自然生长的状态相吻合。长达数周的漫长耐心的手工制作,才能制成一顶高质量的假发,而其市价也高达4000—1万美元不等。


  但是,假发在影视作品里的成功并不仅仅和其本身的质量相关,应用假发的手法在其中也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你只是随意地把演员的头发裹起来,然后再把假发堆在头顶上,那会让整个发型看上去很蠢。”影视造型师德·阿尔巴介绍说,“你必须得把头发按照一定的方向用发夹固定,然后用精细的发网把头发整体罩好,紧紧裹住,紧到看上去就好像演员是光头一样,只有这样戴上假发才会让整个造型显得比较自然。”当然,阿尔巴也表示,随着电影特效技术的成熟,即使假发佩戴得不够自然,也总可以在后期制作时候进行修正。“但是,就我个人来说,能够毫无痕迹地运用假发,绝对是件很值得造型师本人感到自豪的事情。”


  那么,既然在影视作品中应用的假发一般都是高质量的优质产品,对演员进行造型的化妆师的水平也普遍较高,那么为什么有些演员佩戴假发的造型看上去就会比别的效果好一些呢?


  或许接下来的这个例子可以解释产生这种状况的原因:严格遵守教义的犹太人,根据他们的习俗,女人一旦结了婚就必须用假发把自己的头发盖住。在婚礼之后的几天,她们的假发在很多亲友眼中看上去会显得有些不太自然,甚至有些古怪。这可能是因为他们都看惯了她们自然的头发,这种突然的变化会让人感觉有些无所适从。但也有可能是戴假发的人同假发之间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几个星期过去之后,已婚的犹太女人适应了那种感觉,在佩戴假发的时候愈加自如,可以说,假发变成了她们的一部分,于是在旁人看来,假发也就显得自然多了。


  这种需要逐渐适应的过程,或许就可以解释为何并非长时间佩戴假发的演员们有时候会显得不自然。就拿在美国NBC电视台的电视剧《戒酒人生》里的女主演切尔西·汉德勒的假发来说,她的假发扮相显得不那么浑然天成,很有可能是因为汉德勒本人的拍片日程非常紧张,她每周只花一天的时间在这部片子里演戏,所以她大概不太有足够的时间习惯这顶假发带给她的感觉和外形上的变化。


假发成为时尚生活的新宠


  对于严守正统犹太教义的犹太妇女来说,佩戴假发和为假发造型是她们日常必修的功课。一家名为“米兰假发集”的假发店老板伊兹·盖辛斯基说:“对于这一类型的消费者来讲,假发所代表的并不是她们所呈现的某种姿态,而是对自身本质的一种诠释,因为她们几乎随时随地都要佩戴假发。所以,为她们订制合适的假发也是我们假发商家的重要使命。”


  其实,现在的假发已经不仅仅是拍戏用的道具,或者是因为宗教、医疗等各种需要而必须佩戴的工具。在没有特殊宗教信仰,也并不从事演艺事业的人群当中,假发正作为一种时尚配饰而变得越来越风靡流行。“年轻一代的人们已经越来越开始接受假发作为时尚饰品的功用”,电影《饥饿游戏》的首席发型总监琳达·D·弗拉尔斯说,“我有个很小的侄女,她现在已经想要一顶假发作为圣诞礼物了。” 而这个小姑娘并不是唯一一个追逐这个时尚潮流的人。“演员伍迪·哈里森本人是个秃顶”,弗拉尔斯在《饥饿游戏》里给他设计了一个适合他形象的假发造型,“他非常喜欢他的假发,他甚至跟我说他希望那头发要是他自己的就好了。”

打印此页】 【顶部】【关闭】